• 返回: 大道诛天

    第九百九十二章 剑炉之悟

        悔改?”海王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面孔都在剧烈的扭曲,看着船头上站立的白衣男子。

        “你既然还剩下这一缕精神力,就应该好好凝练,以你的修为,必定能够凝练成为精神体,到时候实力一样不会低于从前!”

        “却偏偏选择降服这条幽灵船!”

        海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郁:“如果我没有看错,你的一身实力,大概有六成都融合在了这艘幽灵船中吧?”

        白衣男子依然淡然如云:“你说的没有错,我有六成的精神力,都在这艘船上!”

        海王忽然间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既然如此,你还来此做什么?”

        “就想凭借着这一艘幽灵船,再来镇压我?”

        “太古年间漂流在空间裂缝之中的古老战船,拥有着鬼神莫测的能力!”

        “然而,我不是鬼,也不是神,我是海王,这艘幽灵船,我还不放在眼里!”

        白衣男子轻轻摇头:“镇压了你这么多年,你的戾气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浓郁了!”

        海王眼睛闪烁出阴冷的杀机:“我海族亿万子民,都陨落在你一个人手里,你现在说我戾气太重,真是笑话!”

        “不要忘记,你的手里,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你和我不同,我走的就是这样的一条路,所以我不信报应,而你则不同,当初没有杀你,是不想这大罗天域的海族,会彻底消亡!”

        “但是现在看来,当年的我,还是太仁慈了!”

        “或许,这就是失败的原因!”

        说完这句话,他叹了口气,手臂轻轻一挥,一群人在幽灵船黑芒的包裹之下,被甩落在周围的一处空地上。

        南宫瑾萱等人坐在那里,目光闪烁,看着船头的白衣男子,心中一阵摇曳。

        他们没有看到海王的到来,就在那艘幽灵船冲杀过来的时候,便以为已经到了终结。

        只是没有想到,此刻陡然出现,不仅见到了幽灵船上站立的人影,更加见到了那传说中你的海王。

        当然,那个已经被海王镇压的许魔老祖,已经被他们完全忽略了。

        这些人,动一动都能够让大罗天域震颤的人物,此刻竟然在他们面前出现。

        南宫瑾萱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这就是当年封印海王的那位前辈吗?没想到他也还活着!”宫力说道。

        南宫瑾萱摇头:“这位前辈已经陨落了,你看他的旁边没有影子,只是精神投影而已!”

        虽然他们不清楚两人之间的恩怨。

        但是能够活下来,应该都是那个白衣前辈的网开一面。

        海王当初的传闻便是凶狠暴戾,所以他们内心也开始倾向于这位白衣前辈。

        “不必多说了,我们的恩怨,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既然今日你放我出来,我想更多也是想要了解这一段恩怨!”

        海王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让我看看,你这一缕残魂,能在我手里坚持到几招!”

        白衣男子摇头:“你说的没错,我这一缕残魂,在你手里,坚持不了几招!”

        “所以,我也没有想要和你打!”

        海王双目微眯:“不想打?恐怕眼下,已经由不得你了吧!”

        白衣男子右手轻轻一挥,身后,有一道身影被他摄拿到了旁边,站立在那里。

        见到这方才被白衣男子抓到身旁的身影南宫瑾萱和离恨天等人纷纷忍不住脸色大变,惊呼道:“任余寒?”

        余寒似乎还在感悟之中,双目紧闭,站立在那里,并未受到影响。

        海王双目蒙上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看着余寒道:“你让这个小子和我打?”

        “他是你的弟子?”

        白衣人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海王摇头:“实力太弱小了,这种角色,我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舍得让我动手?”

        白衣人道:“我这个弟子,来的很便宜,因为我从未亲自教过他任何东西!”

        “不过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就教他第一次!”

        “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说到这里,他周身光芒缭绕,整个身影瞬间消失,化为一颗光点,没入到了余寒的眉心。

        与此同时,余寒浑身剧烈的颤抖。

        他的双眸,赫然睁开,双目之间,似乎有两道剑光冲出,摄人心魄。

        “任余寒怎么了?”离恨天有些担忧,连将军也忘记了称呼。

        南宫瑾萱对这一切几乎短路,那位白衣前辈,竟然说任余寒是他的弟子。

        难怪他一直都没有赶过来与自己等人会合,也没有进入海王宫之中。

        看样子,是先一步遇到了这个白衣人,得到了他的传承。

        一念至此,南宫瑾萱也忍不住一阵白眼,这家伙的运气,还真是好的让人嫉妒。

        不过此刻,白衣人分明是要借助他的肉身,与海王周旋。

        如此的话,任余寒能否在两大高手的夹缝之中活下来,还是未知数。

        所以说,机遇与危险并存,这句话是做不得假的。

        余寒睁开双目,却不再是如同之前那样的目光。

        “前辈!”感觉到有一道精神力量冲入到了自己的体内,余寒忍不住也清醒了过来。

        “刚刚你感悟的,已经足够了,若是继续下去,在法则残缺的情况下,很可能会伤到大道根基!”

        “所以,就先暂停了吧!”

        “我与海王这一战,便就借你肉身一用,你在旁边一观,能学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余寒点了点头,将精神力封锁在了一侧,然后放开了对肉身的掌控。

        白衣人继续说道:“剑炉,包罗万象,是剑道的根本,然而真正的剑道,并不是来自于初始的剑道法则,因为它还是属于这个世界大道的范畴!”

        “剑术,不是用来传承的,九套太古剑术,最终融合成为剑炉,并非让你按照这些剑道本意,去一步步的继续朝向前方行进!”

        “最终的目的,是衍化成为你自己的剑道,那样,才是真正的成功!”

        “你融合九种古剑术,无论是九剑合一,还是其他几剑合一,都只是温习,仅此而已!”

        余寒骇然,他一直都感觉到,这个白衣前辈身上,有一种自己熟悉的气息。

        虽然他一直都没有说过她的来历,但似乎对平城剑,对剑炉都很熟悉。

        甚至让余寒有一种特殊的错觉。

        好像自己与他之间,有一种莫名的联系。

        白衣人不再开口,这一次,他在用实际行动在演示,他自己的剑术。

        海王也开始发动了自己的至强一击。

        他同样清楚,眼前这个人,仅仅是一缕精神力,即便借用这个年轻人的身体,能够发挥出的力量也极为有限。

        而且,想要给自己带来真正的伤害,就必须要毕其功于一役!

        所以,这一战,唯有一招而已!

        他也同样十分重视,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如今一招超脱,一定要翻身。

        杀了此人,自己便再无阻碍。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年,以自己当初笑傲大罗天域的实力,这一世也绝对会傲立在顶峰。

        所以,此战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一圈圈的涟漪在他周围浮现出来,那是水之力催动到极致的表现。

        这一刻,在所有人眼中,海王已经消失了。

        因为他已经化为了一片汪洋。

        那片巨大的海洋,包罗万象,悬浮在半空中,似乎要将天穹遮挡。

        见到这一幕的众人,全部都已经石化。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从前,以他们的实力,很难看到这样的高手出手。

        如今,却切切实实的看到,而且这两人之间的战斗,万年难得一遇。

        除了一万年前人皇余荒大战四方的那一战之外,已经有一万年,没有这等强者之间的战斗了。

        南宫瑾萱等人,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对他们来说,这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

        海王所化的一片汪洋,遮天蔽日,朝向幽灵船狂涌过去,要将它彻底吞噬。

        白衣人没有出手,就那么静静的站立在那里,看着迅速奔袭而至的那片惊涛骇浪。

        “剑——”

        平城剑自动出鞘,化为锵然的嗡鸣之声。

        震颤的声音通彻古今。

        然后,就在脚下的这片大地之中,忽然有一道光芒冲天飞起。

        连同识海空间中的余寒,也看到了这道剑光。

        他眼中闪过一丝讶然,脱口道:“剑魄?”

        第六道剑魄!

        这是平城剑的第六道剑魄,竟然就留在此地,镇压海王。

        剑魄飞起之后,直接没入到了平城剑之中。

        带动着那把雪亮的长剑,不断嗡鸣震颤,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余寒目不转睛,看着白衣人,借助着自己的肉身,一剑劈斩出去。

        那一刻,那道剑光,仿佛诛天再现!

        他终于知道,这个白衣人的身份。

        就是因为这一剑之间,包含着太过的情绪,还有亲切感。

        好像是当初自己还未崛起之时,看到的那道冲天飞起的倔强剑光。

        他的元神,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已经化为了一堆枯骨。

        所以,他是自己的恩人,也是自己的师父。

        看着那一剑,就像是看到了尘封在心里许久的那道疑问一样。

        剑光闪烁,斩破了万里汪洋!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