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道诛天

    第九百九十一章 瀚海经

        许魔老祖已经失去了耐性,瀚海经他是一定要得到。

        而且适才,分明感觉到了一丝不安,这种不安,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

        所以许魔老祖不愿意继续耽搁下去,对他来说,感觉已经通彻古今,十分敏锐。

        一念至此,他悍然出手,直接要将南宫瑾萱镇压了。

        南宫瑾萱此刻伤势沉重,再加上许魔老祖全力出手,根本无法抵挡。

        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巨大的手掌,一把将自己笼罩在了其中。

        高大的许魔老祖,一把将南宫瑾萱摄拿在了手中,眼中精芒四射。

        “老夫看上了你的身体,那是你的荣耀,不过既然你如此不识时务,还将血祭打断,那么就以你纯净的火凰血脉,来继续血祭吧!”

        他冷哼,血祭既然被打断,下一次血祭所需要的祭品,需要更加精纯。

        所以单纯依靠剩下那些人的精血力量,恐怕已经不够。

        许关和其他剩下的那些许魔一族弟子,在他的备用之列。

        然而这个南宫瑾萱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留下了,虽然可惜了一些。

        但是为了瀚海经,为了自己的修为能够再次突破,却也值得舍去。

        正因为如此,他封印住了南宫瑾萱,将其朝向那已经开始变得混乱的金色丝线甩手丢了过去。

        “公主!”

        宫力等人拼命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要将南宫瑾萱拉扯住。

        无奈他们还未来得及反应,却已经先一步被许关等人控制住,再次送入到了阵法之中。

        在许魔老祖的绝对威压之下,他们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

        甚至包括离恨天等人在内也是如此,几乎没有耽搁,就再次被送上了血祭。

        离恨天眼角带着几分无力,看向了众人后方,心底也是一片悲哀。

        他 同样十分后悔,也对余寒将军的警惕性再次有了了解,只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

        他微微闭上双目,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从参加战斗开始,他也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一种憋屈的方式陨落了。

        他尚且如此,妖族公主南宫瑾萱更是如此。

        她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余寒,那个让她看不透的少年。

        而且,这个少年,很可能与自己也有着一些莫名的关系。

        瀚海经固然重要,但那个哥哥迎娶的筹码,对自己来说,却显然没那么重要。

        她轻轻叹了口气:“任余寒,这真的是你的名字吗?”

        在念叨这个名字的时候,她脑海中忽然有一道光芒亮起,似乎想到了什么。

        只不过就在这时,周围的宫殿,陡然间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震荡之声。

        就在这座宫殿的正上方,那厚重的蓝色光罩守护之下,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漩涡。

        好像是被破开了一般,那漩涡疯狂的暴涨,彻底被冲破。

        “似乎有什么东西,强行破开了封印,闯入到这里来了!”许关笑声说道,眼睛里的怒火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担忧。

        不仅是他,许魔老祖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他终于知道,自己适才出现的那一丝担忧是什么了。

        无论是谁,能够强行破开这里的壁障,进入这道封印之中,就足以称得上是恐怖。

        要知道,整个海域是被封印了,然而这座宫殿,却是封印中的封印。

        海王宫是当年海王的宫殿,里面高手诸多,能够将他们全部都封印到这里,直至死亡都没有人能够逃离,可见这道封印的恐怖。

        即便是当初的自己,也只能通过手里的权杖来小心翼翼的撬开一道缝隙。

        像是这般横冲直撞进来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思量之间,就在他们面前,一艘巨大的黑色战船出现。

        它行驶在虚空之中,就好像是行驶在海平面上一般,平稳之极。

        无数的封印化为符号,被它碾压在了身下,根本无法动弹。

        “幽……幽灵船?”

        许魔老祖倒吸了一口凉气,与此同时,许关等人也认出了这艘船的来历。

        他们脸色一片苍白如纸,因为那艘幽灵船,赫然朝向他们行驶过来。

        幽灵船,是行驶在空间乱流之中的无上至宝。

        虽然存在着太多的不详,没有人敢招惹。

        但它的力量,却也同样没有人敢去触碰,即便是大能也如此。

        许魔老祖作为这里的最强者,自然对幽灵船最为了解,所以他眼中满是惊骇。

        “快走!”

        根本没有理会旁边目瞪口呆的许关等人,借着魔杖的力量,强行破开了幽灵船的束缚,朝向一侧逃离了出去。

        轰隆隆——

        幽灵船就像是一只无坚不摧的钢铁巨兽,硬生生的将许关等人碾压成了糜粉。

        然后撞击在了那座宫殿的大门之上。

        许魔老祖站立在数百米之外,胸口剧烈的喘息、起伏。

        看着幽灵船在黝黑色光芒掩盖之下,就那么硬生生的破开了宫殿的大门。

        他的脸色更加难看,幽灵船上没有生灵,它完全是凭借着意志力在催动。

        然而此刻将这宫殿大门撞破,必定也会将这座宫殿损坏,所以那部瀚海经,还有这座宫殿内可能存在的诸多法宝神器,再加上神通功法,恐怕也都留不下来了。

        他的心中很痛。

        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即便强如他自己这般,如果冲上前去,下场比起许关他们也好不了多少,甚至都没有可能活下来。

        幽灵船所过之处,所有的宫殿全部都烟消云散,被生生撞得粉碎。

        它的目的,就像是要毁掉这里一般,将这一座宫殿全部都撞碎,这才罢休。

        然而它却没有离去,而是重新调转了方向。

        许魔老祖脸色大变,因为此刻,那艘幽灵船所指的方向,赫然正是他所在的方向。

        幽灵船轰鸣着朝向他行驶了过去。

        许魔老祖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再次被束缚住。

        不过,却并不是被幽灵船的力量。

        原本困住他的那一百零八根盘龙柱,竟然再次升起,光芒摇曳。

        不仅如此,上面因为血祭了一百零八名魔族战士,隐约流转着血色的纹理。

        强大的力量在沸腾。

        许魔老祖就像是一叶扁舟。

        以他的修为和实力,足以笑傲一方,然而在这里,却是如此的渺小。

        他骇然失色,因为幽灵船行驶的方向,赫然就是一百零八根盘龙柱所在的方向。

        而且,正是之前自己被镇压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百零八根盘龙柱同时动作,前赴后继,化为一面巨大的囚牢,将幽灵船整个都围困在了中心。

        这艘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战船,终于被困住了,被逼得停止了下来。

        “哈哈——”

        一阵爽朗而又张狂的笑声,从那下方传递了出来。

        许魔老祖倒吸了一口凉气,脊背也传来一阵剧烈的寒意。

        因为就在之前自己被封印的地方,有一道身影冉冉升起。

        他一身金黄色的盘龙长衫,头戴紫金龙冠,面如冠玉,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

        “海王?”

        许魔老祖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立刻一片苍白。

        海王直接将目光投递了过来。

        “原本留下了你,是想通过你来破开宫殿的封印,好助我脱困了!”

        “只是等了这么多年不说,临到最后也没能成功,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在他眼里,许魔老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

        他局促不安:“你……一直都知道我存在?”

        海王眼中闪过几分不屑:“倘若如此,你以为,你的那根破权杖能出去?”

        许魔老祖心底一片冰寒。

        他嗫嚅了两下嘴角,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海王轻轻摇头,指尖轻轻一点,一道光芒射出,落在了许魔老祖的眉心。

        许魔老祖如遭电击。

        他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委顿在地。

        身上真气尽数被封印,无法动弹分毫。

        做完这一切,海王方才笑道:“血祭的确是不错的方法,但是幽灵船的方法更加直接!”

        “不过这样,才算是破的彻底,让我的封印,随着我的宫殿一起消失!”

        他嘴角闪过几分自嘲。

        然后继续说道:“你在旁边好好看着,省的死的时候都不明白!”

        许魔老祖脸色煞白,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海王巍峨的身躯悬浮在半空中,面对着巨大的幽灵船,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这么多年,你终究也是没能经受住岁月的侵蚀,陨落了吗?”

        幽灵船头,一道身影出现在那里。

        他一身白衣,目光闪烁,平静之极。

        见到这个白衣人,海王脸色略微抽搐了一下。

        当初那个以一人之力,将整个海族全部镇压的人,他心中怎能没有一丝的畏惧?

        不过想到此情此景,还是笑了起来!

        白衣人也在这个时候开口:“我的确陨落了,不过不是因为岁月的侵蚀,而是这原本就不是我要的道!”

        “可是以你的修为,为什么甘心做幽灵船的附庸?”海王问道。

        白衣人摇了摇头:“我这一生,从不做附庸,这艘幽灵船,是我的!”

        海王的脸色立刻凝重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要回来?”

        白衣人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化为一片废墟的海王宫。

        “我回来,只是为了取一样东西!”

        “顺便也看看你,被镇压了这么多年,有没有悔改之意!”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